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

638浏览 分类:B生活通 2020-06-23

我的营运模式: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优化版

做为一个现代的、智慧的有机农夫,不仅要会荷锄耕种,还要懂得如何行销、创造价值,身兼多角,既是农夫,也是经理人。

传统(和大多数的)农夫,很会种,但有一个很大盲点,就是销售;只顾着田里的农作物,却从没去想要卖给谁。「怎幺叫卖?总不能在田边跳大腿舞揽客吧。」确实,「不是跳跳大腿舞,消费者就会来!」况且,两三个人的有机小农场,也派不出人力去跳大腿舞啊。

有机小农的经营之道,就必须要有独特的有机小农思维。因为,无论是耕种法或是农场规模,本质上就都跟一般农场不一样,无法依循一般农产运销的模式;光以产量的不稳定性,就很难打进一般通路。

所以,我所採行的商业模式是,引进会员制和大数据概念,先接订单,再估量,进行计划性生产,和有区域限制的配送。且因农场规模小,产能有限,我所需要的消费支持也很容易满足。为了更落实有机耕种与友善环境,不让客户挑菜的品项,只配送时令蔬菜,而且配送区域,从一开始所锁定的一百公里,至今更缩小至三十公里,以符合低食物里程的低碳目标。

会员制,是一种理念支持的凝聚,我称会员为「穀」东。目前,颐禾园的「穀」东约有二百名,已经可以完全支撑产销,是我们仅有二.五个人能够有效管理的规模,我也无意扩充;因为,一旦扩充产能,势必需要增加人力和耕种面积,与其如此,不如複製很多类似的小农场,分散至各地,各有各的支持,各自形成食物圈,既可减少食物碳足迹,小农之间也不需彼此竞争。

一周配送一次菜,可选择一次三斤或一次六斤,以一星期之内可食用完为基準,每个星期都有新鲜的蔬菜可以吃,每个星期都有拿到「福袋」(不清楚内容品项)的期待感。缴费机制也很方便,网路、ATM转帐或便利商店即可代收。「穀」东都住在方圆三十公里之内的社区,大概只要半天的时间,我们就可以全部配送完。因为,都是亲自面交,相处久了,彼此间也建立起情谊。

颐禾园的营运模式,最主要是将买卖概念转换为相互承诺,生产端和消费端之间便没有买卖对立。有几次,风灾把菜园毁了,「穀」东也都很能体谅,毕竟住在同一区域,灾情如何影响供菜量,大家都很清楚;我们也无需因为菜量不足,而去其他地方调来安全状况不明的菜。

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

从上面的公式中得知,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关係是建立在彼此的承诺之上。农场餵养人们,人们支持农场,双方共同分担潜在的收成与风险。假设,每一个社区都有支持的农场(或者每一座农场都有支持的社区),大家都会吃得很安全又快乐。再经由不断複製这样的模式,有机小农园便能永续经营。

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(CSA,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),始于一九六〇年代,德国、瑞士和日本都有发起,主要是意识到农业的本质绝非单以农产品的价格来衡量,也应该纳入生态与社会公平的考量。

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

伊丽莎白・韩德森( 左一)已经在麻州与纽约州从事有机农法超过30年。

我第一次听说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,是在工业技术研究院的一场研习会上,当时应邀的演说者是美国全国永续农业运动共同主席伊莉莎白.韩德森(Elizabeth Henderson)。她说: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的本质是,一群人与一块土地或一片区域土地间的相互承诺,农地餵养人们,人们以支持农地作为回报,并共同承担潜在的风险和享有产品的报酬。

一开始,我便觉得这种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的共有、均分的外国模式不太可能直接套用本地,所以我一再地修正、优化,渐渐转换成现在的会员制暨计划性生产,仍以相互承诺来支持,但存在对价关係,缴多少钱可以拿到对等的产品,由农场主导生产的时令蔬菜种类,会员不能挑品项;遭遇天灾时,要共同承担风险。

整体而言,「社区型支持农业」,以在地消费支持在地农业、在地经济,缩短食物运送里程,有助于减量包装和减少消耗能源,达到节能减碳的环保目标;万一,粮食输出国(地)发生大规模粮食危机或天灾,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因不依赖外来进口物资及长距离运送的食物,仍可维持在地自给自足。

十年下来,我还在边做边调整,但方向是确定的,就是可複製的有机小农营运模式,有效降低管理成本,提高营运效能,建立数位管理机制,缩短农民数位落差,导入农业六级化发展,开发多元收入管道。唯有农民所得提升,不再居于社会最底层,才会有人愿意一起来推行。

长期以来,台湾的农产处于产销失衡的状态,农夫不知道如何配合供需去生产,看到什幺作物价格好就一窝蜂地抢种,悲剧年年一再重演,产量过多、供过于求的结果是菜价崩盘,有人贱卖求现以补贴成本,更悲惨的下场是血本无归的废弃与销毁,时有农夫坐困愁城、怨天尤人,哀叹务农是条没出息的路。

产销管道也是一大问题。农夫即使知道市场在哪,但通路仍未解决,农夫收入被通路吃掉一大半,剩下的一半若管理不好,一下子心血都没了,比如抢种与滞销。每一次农损过后,农夫心在淌血,却见菜价飙涨,政府喊着抓「菜虫」(盘商),但「菜虫」却从来没有消失过。

此外,农产品产销的成功与否,消费端也很重要。农夫辛苦生产高品质的食物,消费者在享用时应该抱持感恩的心,谢天、谢地、谢农夫、谢厨师,把食物吃光光。珍惜食物,不要浪费,应该是基本信仰。支持「地产地销」(在地生产、在地销售),不只吃台湾,更要吃当地,最高境界是零食物里程、零厨余。这部分就有赖食农教育的再推广。

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 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

相关书摘 ▶顺应时令、「地产地销」,就是大自然教导我的生活之道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「立志做小」的农夫CEO:有机小农的创新营运模式,把一亩田,行销全世界的共好经济学》,远流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陈礼龙

有机小农的经营之道,必须要有独特的小农思维。陈礼龙所经营的「颐禾园有机农园」,是台湾第一个有SOP、经由MOA认证的有机小农场,也是一个融入美学、文化、环境教育与观光的新兴休闲、体验、教学示範型农园。

国外的「社区支持型农业」概念经过他不断修正、优化后,转换出一套「立志做小」的商业营运模式:在2.5个人力所撑起1.2公顷的农业规模中,引进企业经营、数位管理及品牌行销等知识,专注「地产地销」(在地生产,在地销售),让食物从产地到餐桌的距离缩到最短,不仅降低碳排放量,还能做到友善土地,维护共好环境。

「科技」是理念和手段,「农夫」才是陈礼龙脚踏「食」地真正想做的事情。曾经是科技业总经理的陈礼龙说:「做什幺,就要像什幺!」他的目标不仅是透过有机耕作恢复大地生机,将农药岛净化为生态岛,还要以「善」的循环,来帮助「绿」的永续。如此一体共生、生生不息,致力让有机小农经营模式複製到每个地区,逐步点亮台湾,点亮世界。

身为农夫,可以从友善环境的栽植做起;非农夫的你,可以从支持友善环境的在地小农做起。

只服务方圆三十公里内「穀」东,善用会员制和大数据的有机小农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